湖南无新增确诊病例 境外输入2例尚在医学观察
来源:湖南无新增确诊病例 境外输入2例尚在医学观察发稿时间:2020-04-07 00:45:51


会议接近尾声时,食品药品管理局长斯蒂芬·哈恩开始讨论起羟氯喹,哈恩介绍完该药物的最新情况后,两位“主角”陆续登场了。

然而,在福奇与一些卫生官员看来,羟氯喹能对抗新冠肺炎还未被证实,还需要更多证据。

特朗普本人更是对自己的立场毫不掩饰,他在5日的发布会上说,“你有什么损失呢?接受它。我真的认为我们应该接受它。但这是他们的选择。他们医生、在医院里的医生的选择。但你想试试羟氯喹,就试试吧。”

特朗普也曾三番两次力荐所谓治疗新冠肺炎的“特效药”羟氯喹。然而,特朗普极力宣传后,尼日利亚部分地区出现抢购、囤积羟氯喹的现象,在亚利桑那州一对60多岁夫妻则误服用了清洁鱼缸的氯喹添加剂,最后酿成惨剧,丈夫不幸身亡,妻子住进重症监护室、情况危急。

眼见会议室火药味越来越浓,彭斯跳了出来试图缓和氛围,说到,“很明显,大家都想让纳瓦罗先坐下来,别再那么咄咄逼人了。”

此前,对于特朗普宣传羟氯喹的功效,美国食药监局局长以及福奇也曾多次予以纠正,福奇对该药一直持怀疑态度,他3月20日就曾表示羟氯喹没有效,大家所引用的信息是传闻,它未经临床对照实验的验证,但这些纠正并未奏效。

《国会山报》报道则指出,卫生部总监察长办公室其实是由一位名为克里斯蒂·格里姆(Christi Grimm)的女性领导。格里姆自1999年就在总监察长办公室任职,目前担任首席副总监察长。

CNN报道指出,几位助手表示,纳瓦罗发脾气并不奇怪,他经常发脾气。但这次争吵突显了,白宫特别工作组在对抗新冠疫情上的分歧之深。

美国总统特朗普(图源:美联社)

另一方面,美国医院协会(AHA)在当日表示这份报告的内容是准确的,并称:“报告准确地描述了美国一线医院、医疗系统和医务人员所面临的危机,他们缺乏个人防护装备和医疗设备。”